标签: 高考作文诗歌除外是什么意思

高考作文为何“诗歌除外”?李少君的诗能得多少分?

今年的高考,北京语文卷的写作题目里,有一个“微写作”。而在三个选题的第三个,

确实,不少高考语文卷对作文有一个尴尬的要求,先是“文体不限”,但紧接着就来一个“诗歌除外”,好像诗歌就不是个文体一样。小说、散文、诗歌,这是三大文学体裁,特意强调“诗歌除外”确实很尴尬。

这篇文章就此采访了杨克(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席,中国诗歌学会会长)、罗振亚(南开大学教授、穆旦诗歌研究中心主任)、李少君(中国作协《诗刊》主编),以及诗人黄礼孩和冯娜。

他们觉得这是好事,是诗歌回归的象征。“高考作文明确规定可以写诗在我看来是对中文文字的回归和推崇,这一点非常好。同时诗歌本身非常有想象力,这是培养年轻一代的创造性思维非常重要的途径和方式。”李少君是这样说的。

但是,考试写诗歌,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判分。考试毕竟是考试,分数是极为重要的,哪怕是一分,也可能改变一个人的轨迹。因此,考试题目,就必须要有明确,而且可操作的得分标准。但是,诗歌能行吗?

比如,我们现在一些著名诗人的诗,如果是一份答卷,改卷老师会给多少分?不说别的吧,就说李少君的名作《流水》,阅卷老师会给多少分?这显然是个问题。可能有的老师会给高分,有的老师给分极低,这不争议就出来了吗?《流水》竟然审核通不过,哈哈,那就贴出李少君的《夜深时》吧。

以公平性作为前提的考试,是不允许巨大争议出现的。如果真有考生写了一首诗,觉得自己写得很不错,但得分却很低,他如果要求查分数,该如何解释?这不是给阅卷找麻烦吗?

传统诗词,好歹有字数、词牌、格律的要求,还能给出个得分的一二三个理由出来。可现代诗,太过自由,完全凭读者的“领悟”,这怎么能作为考题呢?同样一首诗,比如李少君的《流水》,有的人就觉得很好,而有的人就觉得很差。难道考试成了碰运气?碰阅卷老师的运气?或者看阅卷老师的心情?

因此,虽然有“各方的呼吁”,但“诗歌除外”依然是存在的。即使是没有强调“诗歌除外”,又有几个考生敢写诗呢?除非他是想拿自己的命运做赌注,来赌一把。虽然现在“诗歌除外”的强调少了些,但是,考生在考试之前,语文老师肯定会一再强调,“千万不要写诗啊!”

根源在哪里?就是现在的诗太过自由了。不仅仅是写作形式上自由,写作内容上也同样自由。这样自由的结果,就是没有规矩,人们连什么是诗都不知道,更甭说什么是好诗坏诗了。分分行就是诗?那谁不会啊?

所以,“诗歌除外”不会退出历史,反而会得到加强。除非现代诗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出来,什么是好诗,什么是坏诗。但这个标准,谁也不知道。上述著名诗人们都不知道,更何况是阅卷老师?因此,为了稳妥起见,为了有章可循,还是会“诗歌除外”。

诗歌除外的高考作文是因为诗歌不“实用”吗?

尽管高考作文排除了诗歌写作,但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诗歌的应用范围之广,其他文体根本无法望其项背。有着三千年诗歌传统的我国,千百年以来,那些脍炙人口的诗句反复被人们传颂、引用。就是现当代,这种点石成金的句子依然不断产生。如冯唐的

是的,还有被指责的那首梨花体诗歌的开山之作——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诗歌高度精炼,是瞬间爆发的情感描述,这非常容易引起共鸣。毕竟人与人之间有着共情,有着相类似的情感表述需求。每当处于惊喜、兴奋、离别、伤感等情绪饱满的时刻,脑海里出现的往往就是一句句诗、而不会是一长篇议论文或小说。人与人之间如此,国与国之间亦是如此——甚至,我们可以将关于“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讨论看作是这个特殊年份里的一次诗歌事件。

从这点来说诗歌天生具有实用性。如果从广义角度将民歌、流行歌词也算到诗歌的范畴,这种现象就更加普遍。除了引用之外,诗歌写作同样在全民范围内被继承,九零后、〇〇后诗人已经开始成为新生代诗歌写作群体的主力军。这同样是诗歌的特性之一:恋爱中的人,都是诗人。

然而如此实用的诗歌,在事关每个考生及每个家庭前途命运的“人生大考”高考中,却被明确规定不能用来作为作文的写作体裁。

在诗人辈出的大唐,很多著名诗人的代表作,就是当年考取功名时的试卷。另有一些是高中之后的心态描述,也成了千古名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时代发展,以一首诗决定一个人前途的评判标准早已经过时。就是现在高考,作文满文也不一定就意味着一定高分,一定能考取好的大学,高考是综合能力的测试。

前几年,高考作文题材有过一次全面放开——没有“诗歌除外”这一句限制了。相信当时有很多人欢呼雀跃,可惜“好景”不长,具体放开了几年,又是哪一年恢复之前的规定,我没查询相关资料,只是知道很快就又加上“诗歌除外”这样一个限制。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的《静夜思》几乎是每个国人的启蒙读物之一。乃至旧时乡野,目不识丁的农人,也能随口吟出这首通俗易懂的古诗来。尽管有可能他(她)并不知道写下这首千古名句的诗人是谁,但同样可以给自己的孩子说,这是我国古代一位大诗人思念故乡时写的诗,宝宝长大了也要这样有出息……

但只有一个李白,或者再加上白居易。除此之外,言志的诗并不一定都能读懂,甚至出于某种目的,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其中真正想要表达的含义。只有诗人为其所写的那个人,才能够懂。

从“锦瑟无端五十弦”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个人情感和家国抱负的取舍事关种种,也只有诗歌这一文学体裁提供了可能性。

诗歌和议论文、记叙文不同,后两者只要观点明确,论述清晰,行文简练就是一篇好的作文。尽管语文没有标准答案,但并不是排斥作文得满分。诗歌的评分标准又是什么?朦胧诗?律诗?梨花体还是余秀华式?

据说,在高考作文全面放开的年份,有以诗歌体裁得满分的作文。这正是迫使诗歌再次被剔除高考作文体裁之外的原因之一。相对于其他文体的满分作文几乎一致性的赞誉,满分诗歌令其他考生不服,其他阅卷老师不服,那些当初欢呼雀跃,认为诗歌终于扬眉吐气的诗人们,也不服:满分诗歌,比泰戈尔的还好,还是超过了辛波斯卡,又或者比肩李杜?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万个读者心里有一万个林黛玉。与其这样纠结,还是老办法最好——体裁不限,诗歌除外。

不可否认,在实用性和功利性的驱使下,很多东西被人们强行改变。比如不能进入奥运会的某些项目,不能用来换来经济效益的爱好……然而,存在了千百年的事物,自然有存在的道理和生命力。奥运项目之外,传统民间健身项目并没有消失,还在街头广场和任意一片空地上进行着,诗歌,正是这些千万中事物中的一员。

只要还有人类,就有爱,有爱,就一定会有诗歌。哪怕不能带来什么——让我们人生有趣的,恰恰就是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和爱好,这正是最大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