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2020届高考什么时候

2020届高考生没有一个人不慌

本文首发于Vista看天下杂志482期,原文标题《三万名武汉高三学生的突围》,王霜霜/文,沈佳音/编辑

这天上午9点,武汉高三学生齐澜拿起笔开始考试,这场考的是语文。考场只有她一个人,考点位于武汉软件学院——新冠肺炎患者隔离观察点。元宵节的前一天,齐澜检查出感染了新冠肺炎,被送入方舱医院治疗,出院后,被送到这里隔离观察。试卷提前10分钟传到了网上,隔离点的工作人员帮她打印了出来。

开考一个半小时,齐澜收到通知,让她下楼排队检查身体。她从六楼跑到一楼,等她再爬上来时,考试时间只剩下20分钟了。她作文没写就交卷了。那天的作文题是关于新冠肺炎的。

20多公里外,诚子也在家中开始答卷。她的椅子背后就是一张床,妈妈坐在床上,担任监考老师。这大概是诚子经历过的考风最严的一次考试,“直接给我盯失忆了”,诚子吐槽,但妈妈却对这个差事表现得很积极,因为她好久没上班了,呆在家里“快发霉了”。

这是武汉市举行的一次全市的高三网上模拟考,3万余名考生参加了这次考试。按照惯例,每年二月,武汉都会统一进行高三年级的“二月调考”。“二月调考”对高三学生有较强的参照意义,是对考生前一阶段复习的重要检测。由于疫情,今年的“二月调考”一再延迟,直到3月才在网上举行。此前,武汉的高三学生都居家复习,上网课,考试也全凭自助。

暂住住在武汉江夏区的韩松也是一名高三学生,但她没有参加这次考试,因为她是湖北黄石人,不是武汉人。

她是一名美术生,年前来武汉的一家画室集训,封城后,独自被困在城中。2月2日凌晨,她接到爸爸发来的微信,外公去世了,是胃癌。她大哭了一场,发了条微博:“一个人在外面,很落寞,痛苦的心情没有人能够理解。”

齐澜和妈妈平时租房住在学校附近,1月19日放寒假,她搬到了外公、外婆家里,打算陪两位老人过春节。没几天,外公突发高烧,外婆还以为外公是伤风感冒。拖了几天,烧还是没退。外婆慌了,带外公去医院检查。第二天,结果出来了——核酸检查为阳性,外公确认感染了新冠肺炎。

家里进行了紧急消毒,用纯粮食酒、滴露消毒液擦拭每一个角落。本来,齐澜和外婆住在一个房间,但怕齐澜被感染,外婆搬去和外公住一屋,让齐澜自己住一屋。家里实行分餐制,外婆让齐澜没事不要走出自己的房门。过了几天,外婆也出现了腰疼、头晕、没力气、发烧的症状,一检查也感染了新冠肺炎。齐澜并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但妈妈还是建议她检查一下,结果,她也被传染了。

2月18日晚,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患者们吃过晚饭后,或收看着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或在护士的带领下跳起广场舞,或躺在床上刷着手机,在583号病床边,一位女孩则坐在小书桌旁,边看平板电脑,边在笔记本上书写着英文单词,一旁的桌面上摆满了备战高考的书籍资料。(长江日报社陈卓供图)

2月7日,齐澜带着一箱书、两身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坐上了一辆专用的公交车。临走时,外婆交代她,一个人住要注意一点,避免交叉感染,碰到什么事情,要稍微忍耐一些。对于未知的生活,本来她有点恐惧,但坐上车,反而心安了一些。她特意数了数,车上共有20个人。

次日凌晨两点,齐澜到达了东西湖方舱医院。那天是元宵节。她正式开始在方舱学习。她把床旁边的桌子横过来,坐在床上,趴在桌子上上网课。除了必要的治疗,她的学习时间还是和班上的同学保持一致。

方舱有时候比较吵,齐澜上网课时,经常听到有人跳广场舞、组织一些活动。她只好戴着蓝牙耳机,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网课上。她一直在寻找一台打印机,自从上网课后,老师都会把学习资料、布置的作业发到网上。对着屏幕写作业,不能在纸上勾画,让齐澜很不能适应。但她找遍了方舱的打印机,发现它们都没有联网。

诚子的学校1月20日放寒假,她们原计划是放一周多一点,但1月29日,学校突然通知2月1日开始网上上课,这让她和同学们都很慌,因为书都落在了学校里。

放假前,诚子只带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和一本地理课本回家。虽然学校把一些资料和两个笔记本寄给了诚子,但诚子还是觉得不够用,“如果允许,我很想把自己的整张桌子搬回来”。一些同学还在讨论能不能翻墙,去学校拿书。诚子的双眼近视,一个300多度,一个400多度,每天盯着屏幕,眼睛感觉都要爆炸了。尤其是考试时,诚子觉得用电脑看试卷,她就是一个“漏斗”,一边看一边忘。

爸妈本来想在京东上给她买一台打印机,但是找的商家不是缺货,就是不送货。最后,还是爸爸骑着电瓶车去单位拿了一台。

“家长削尖脑袋都要弄一台打印机”,武汉市民王国军说,他儿子是湖北省武汉实验中学的高三学生,这是一所省重点高中。封城后,王国军托朋友才搞到一台打印机。另一位武汉市民涂姐的女儿是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的学生,她下单比较早,2月4日就在网上买了一台打印机,一周左右收到了货。

2月18日晚,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护士正在给坚持学习的高考女孩黄玉婷测量体温和血氧。(长江日报社陈卓供图)

3月9日,齐澜离开隔离点,回到家中。她想在网上买一台打印机,但一查要1000多块,就放弃了,因为妈妈有段时间没有经济来源了。她决定手抄,扛过这段时间。

韩松也没有打印机,她只能把老师的ppt都抄下来。抄笔记时,她尽量用碳笔,而不用中性笔,因为画室不缺碳笔,而中性笔如今却很紧缺。她也没有电脑,只能用手机学习。但手机的内存只有32G,经常听着听着课,就卡屏了。她的地理不好,最近一直想买一本地理资料,但问了好多家,对方都回复“不发武汉”。

从封城之后,韩松就觉得很压抑。为了复习,她今年春节原本就打算和一个同学一起在武汉过年。但1月23日武汉封城那天上午,这位同学却被她爸爸开车接走了。韩松特别难受,也很想回家,可当时她已经来不及离开了。本来四个人的寝室,只剩下她一个。

大年三十,画室食堂的大屏幕正在放电影《传染病》,她打了一份饭,一边看,一边吃。虽然没人陪,但听见声音,让她不那么害怕。

在家里复习后,她开始对高考的时间变得不再敏感。这在一个多月前,几乎是不可能的。教室黑板旁就有一个小板,上面写着高考倒计时。墙上拉着两短一长三条条幅。条幅还是作为英语课代表的诚子亲手拉的,但现在她已经记不起上面的内容了。

一进教室,就能看到一张很大的成绩表,上面公布着每次月考班级前五名的成绩。这次谁在上面,谁滑下去了,一目了然。在这种氛围下,人不能不紧张。但回到家,这根弦却松了。

刚推迟开学时,不少人还挺开心。武钢三中的高三老师尹璐清楚地记得,放假时,她还看到一个学生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愿意“牺牲”自己的大长腿,来换学校晚一点开学。

原本以为过几天就会开学,没想到假期越拖越长。从1月21日放假以来,王学之再没出过门了,他是武汉一所市重点中学的高三学生。他记得很清楚,1月21日,晚自习是历史课,全校的老师都被叫去开会了,回来后,就通知临时放假。大家都很激动,根本无心上课。放学后,一个同学递给王学之几个口罩,他们一起戴着回家,路上还讨论这次疫情有多严重。

一转眼,这么多天过去了。刚开网课一周多,王学之觉得自己有点学不动了。在用钉钉上课之前,他们曾用过一段时间的微信。历史老师50多岁,很敬业,每次都会用很长的语音方阵。“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很焦虑,每天都在跟朋友哭诉,“什么时候能够出门?”

他过了一段很放纵自我的生活,每天中午12点钟起,凌晨两三点钟才睡觉,疯狂地打电脑游戏,这可以让他脱离现实一段时间。有时候,她晚上打游戏比较激动,喊叫的声音比较大。爸妈过来提醒他“声音小一点,别让邻居投诉了”。

19岁的新冠肺炎患者付巧在武昌方舱医院留言墙上画的一幅画。画的名字叫“梦开始的教室”。(新华社图)

尹璐发现在倒计时一百零几天时,大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效率变低了不少。有的学生在学校时,四五十分钟可以完成一篇作业,但是在家里,一个多小时才能写完。“学生之间很喜欢聊天,现在做作业又需要手机、电脑,所以更容易受到诱惑。”尹璐说。

诚子感觉以前上课特别有实感,一节课上完之后,能感觉到自己脑子里留下了东西。现在,上网课,注意力不太好集中,看着看着电脑,眼神就会飘。文科有很多知识点需要背,但她总觉得在家里读书好尴尬,很难张开嘴。“武汉什么时候才能开学啊,高三学生线日,诚子发了一条微博,里面配了9个“失望”的表情,此时离高考还有98天。

高考倒计时100天之后,“慌”的情绪在高三学生中蔓延。“不要以为有疫情,高考就不会来”,每次上课前五分钟点名时,诚子的班主任都会这样提醒学生们。诚子的桌子上,立了几张她喜欢的音乐剧演员高杨的卡片,还有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高三啦”,每当她懈怠了,她就抬头看看,给自己紧紧这根弦。

齐澜的朋友圈封面上写着“华中师范大学”,这是她高考倒计时100天那天换上的。每当她想刷朋友圈,找人聊天时,这张图就提醒她“别刷了”。

韩松现在觉得压力非常大。她想考湖北美术学院,这个学校本应在2月22日就结束专业考试,但由于疫情,学校的考试时间还待定。本来,她可以一心只准备文化课,如今却不得不两手抓。韩松是理转文过来的,文综基础本来就薄弱。

尹璐的学校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百日誓师”,每科老师给学生们讲几句话,她告诉同学们“没有绝望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

尹璐觉得学生现在很需要鼓励的话,特别是女生比较多的班级。“可能是社会各方面的因素,使得女生自我要求比较高。因为这种高要求,反而容易产生一些挫败感,不够自信。男生在我们看来,有时有点傻乎乎的,反而很容易自信,高看自己,觉得自己状态特别好,特别牛。”他们学校现在会弄一些科目测试,很多女孩连续考得不好,觉得很崩溃。

尹璐认为,平时自觉性比较强的人,高考中,可能能够脱颖而出;以前靠那种压迫式学习的人,很有可能最后的表现与预期会相差甚远。学校对每个班都有升学的指标,班主任会把指标的压力分摊到任课老师头上。

尹璐现在很担心学生们的成绩,升学压力还是其次,主要是结果不好,自己心里也觉得愧对学生,包括产生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教学水平和能力有限?”

王国军儿子的学校邀请家长来担当“网管”,一起进入上课群,看哪个学生没来上课,谁中途掉线了,及时地和班主任沟通。在家里上学,学校想发动家长来监督孩子的学习。

刚上网课时,王国军会到儿子房间里,看看他的学习情况,“基本上是在上课,偶尔也有开小差的时候”。他看到后,就会稍微提醒一下。过几天,他再去儿子房间时,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了,“不让我们看了”。

家长和孩子之间的对立情绪,在这段时间更加凸显。晚自习时,除了老师讲解以外,学校要求学生把手机和电脑都交给家长,但这个事情在王国军家几乎没有实现过。“他们认为自己能够控制自己,实际上控制不了”,但在这个节点,王国军不愿意激化矛盾,怕儿子“撂挑子不干了”。

2月29日,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治愈出院患者隔离点内,一名治愈出院患者在隔离点上网课。(中新社图)

王国军1996年来到武汉上大学,毕业后留在这里成家立业。他和妻子都是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因此很看重高考对人生的影响,“高考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孩子的一生”。之前,他觉得儿子好好学,还是很有希望冲一个“985”高校的,“但是现在疫情耽误这么长时间……”他没再往下说。

王学之的房门也一直是反锁的,他很希望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吃饭时,爸妈会来敲门喊他。他动都不动,只隔空应一声“别叫了,我想吃就出来”。“吃饭”,爸妈的敲门声又传来。“不想吃”,他大声喊,爸妈还是会继续喊。“他们像听不懂我说话”,他感到很烦。

自从封城之后,他的父母也一直没工作。在王学之看来,他们每天就是在做饭,一天做五六顿。空下来,王学之也会走出屋,和他们聊天,但说着说着,他就会情绪激动。父母经常会把自己在教育新闻上看到的一些学习方法传输给他,他很不爱听。

王学之家所在的社区有人感染后,每天都能听到大喇叭用武汉话喊,“非防疫工作人员或者就医不得外出,遛狗的、想跑步的、闲逛的,都蹲在家里别出门”。

玩游戏时,王学之很快乐,但他觉得这只能让他暂时麻痹。在家里这么久,他觉得最开心的一天,就是大家一起喊“武汉加油”的那天。他没开窗,但连马路对面小区的声音,都能听得很清楚,他觉得武汉人挺会苦中作乐。他很想念学校附近早餐店里的豆皮、汤粉、牛肉面、牛肉粉、油条……他已经很久没正经“过早”。

打了10多天游戏,距离高考还有100天时,王学之翻了一位已经考入中国传媒大学的朋友的社交动态,突然清醒了一下,“万一把成绩玩没了怎么办?”

他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向往,又感到时间好紧张。寒假前的最后一次月考,王学之考了570分,班级排名第一,年级第二。他在打游戏的群里,发了一句“兄弟们,我要学习了”。王学之的数学不好,他每天早上7点半起床,8点开始做数学题,做一整天。他执行自己的复习计划,偶尔会去围观下网课。

3月9日之后,全市模拟考的成绩陆续出来了。王学之因为晚上失眠,睡觉睡过头,错过了语文考试。有一天半夜11点多,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想考600分”。过了几天,他又发了一条“焦虑发愁”,后面加了5个“啊”。

齐澜因为做CT和核酸检查,没有完整地完成语文、数学、文综的考试,这次的总成绩并不是很理想。但她觉得分数并不是那么重要,“我主要是想通过这次考试找一些问题”。她调整了新的复习计划,日后,有针对性地对各学科薄弱的地方进行知识巩固,“短时间内实在没办法有很大提升的地方只能选择放弃,我只需要得到我该得到的分就够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2018年起,湖北省采用“3+2+1”的选科模式,高中不再文理分科。2021年便是“新高考”第一年,这意味着,今年的考生成绩不理想,明年也很难再复读。

感染后,齐澜只把消息告诉了班主任,其他老师对此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她在方舱上网课的视频,被一位警察拍了,传到了网上,大家才都知道。班主任告诉她,很多老师听说后,都哭了,觉得她特别坚强,每天看她照常交作业、上网课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她生病了。

最初,只有外公感染时,外婆每天都陪着外公去医院打针。晚上9点出门,第二天早上回来。每天晚上,一听到开门的声音,齐澜就知道家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很害怕,但心里觉得还有外婆这个倚靠。后来,连外婆也确诊后,她整个人就有点绷不住了。

一天晚上,外公外婆都去打针后,她给妈妈打电话大哭。她觉得自己特别没用,两个老人都生病了,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外婆怕她感染,不让她动手。看着外婆强撑着去洗碗、做饭,她就特别心疼。

进方舱的第五天,齐澜又哭了一次。当时她的核酸检测结果依然是阳性,妈妈又打电话过来说,外公外婆还没找到医院,病情还恶化了,再加上学习上的事情,一桩桩堆在一起,她整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偷偷跑到图书角,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一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向齐澜走了过来,他的防护服上面写着“警察”:“怎么了?”齐澜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哭,说“自己想静一下”,让这位警察离开。但对方并没有走,而是搬了一个板凳坐在了她身旁。

事后,齐澜才知道,方舱的工作人员是要跟确诊患者保持一定距离的。但这个警察一直劝她,说:“别怕,有我在,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我一直都在。”这句话让齐澜感受到特别强大的安全感,她像泄了阀一样,把压在心里的烦闷都说了出来。倾诉完之后,她觉得自己舒服了一点。

韩松也哭过一次。2月2日凌晨,她接到爸爸发来的微信说,外公去世了。她立刻发了视频过去,接通后,不说话,爸爸只听到她的哭声。韩松无人倾诉,发了一条QQ空间。有很多人点赞,这让她心烦。她把说说删了,改发了一条微博。微博没有人认识她,她可以痛快发泄。

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些安慰。在诚子书桌的小角落里,一堆辅导资料后面,有一排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的小说。她害怕自己忍不住看,故意藏在了最里面。但每次学习累的时候,她会让自己看一个小时。这是她在压抑、紧张的高三生活中,为自己保留的一片小天地。

到了高三,一切都要为高考让步。在诚子的班上,每个人座位上都有一面小镜子,包括男生。在学校时,第二节课下课后要跑操了,女生们先拿出口红偷偷涂一下,再走出教室时,每个人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真漂亮。

前几天,诚子和姐妹一起在网上抢了一个眼影盘,物流不发武汉,她填了一个广东朋友的地址,等解禁后,这位朋友回武汉时就可以把眼影盘捎给她。可到底什么时候用上?诚子心里也没谱。

涂姐觉得比起他们70后,现在的孩子面对的不确定性因素更多,“环境可能还要比我们还要艰难一些”。

涂姐的女儿一直想学生物专业,以后做基因检测研究方面的工作。高二时,外婆得了癌症,涂姐的女儿就产生了日后从事生命科学相关工作的想法。

本来,涂姐觉得女孩子做这个太辛苦,并不是太希望女儿往这个方向走,但经过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她更加坚定地要支持女儿。“在不确定性很多的情况下,还是让孩子做一些她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的话,可能更有利于她成长,有利于她有一个更好的心态去面对未知的将来。”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愿望,齐澜想成为一名老师,因为老师和医生一样,都可以“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她也想当别人人生中的指路人;韩松想学动漫设计或者视觉传达,平时可以接些小稿,过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实现这些理想的第一步就是眼前的高考。

3月9日,齐澜回到了外公外婆家,但家中只有她一个人——在她进方舱几天后,外公外婆终于找到了医院,目前仍在接受治疗,她也依然不敢让妈妈过来,害怕传染给妈妈。她独自在这里准备迎接人生的第一次大考。(齐澜、韩松、尹璐为化名,实习生王李蕾对本文亦有贡献)

No Comments

Categories: 凯时娱乐

Tags:

致2020高考的你

海南省海口市山高中学(高中部),一名高三学子调整高考倒计时。视觉中国供图

4月7日,厦门,各式各样与防疫、高考内容有关的黑板报,彰显了今年高三的特殊。人民视觉供图

2019年2月26日,河北衡水二中高考百日誓师活动现场,高二年级的300余名同学组成“高考加油”的巨型红字,为学哥、学姐备战高考加油。视觉中国供图(资料图片)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几乎所有人的生活轨迹,而对于站在人生第18个年头的你们来说,不仅经历着疫情,还经历了高考延期、居家复习、孤军奋战等考验。与以往的考生相比,你们不仅要面对考试的压力,还要时刻警惕病毒的侵扰,同时还要战胜内心的恐惧……

你们就要走进高考考场了。请相信,你们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老师与家长始终站在你们背后,陪伴你们一起渡过难关。

我们特地约请了来自不同地区的老师与家长,跟你们说说心里线高考的你们鼓劲儿、加油!

2020年的岁月注定成为一段非同寻常的历史,在离高考只有4个多月的关键时刻,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我们身边“零距离”地暴发了。疫情让江城武汉一下子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舆论风暴的中心。这是多少年来最艰难的一届高三:在最紧迫的高三冲刺时刻,我们遭遇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流行性疾病,遭遇了新中国历史上首次封城,遭遇了40多年来高考第一次被延期。

在那段被称为“至暗时刻”的日子里,在“居家也是作贡献”的70多天里,我们都在心里默念:武汉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

这场战“疫”让我们深切地体会到,每个个体的小小愿望,都与宏大的时代语境息息相关。疫情或许打乱了我们的生活节奏,但也给了我们一个重新审视未来的机会。

及至今日,虽然我们国内疫情已基本稳定,但国外不少国家仍处于暴发期,全球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000万例。

此次防疫抗疫,不仅让我们读懂了在大自然面前,生命是渺小的,心存敬畏,方能行有所止,也让我们读懂了中国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读懂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担当,读懂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中国力量,读懂了“不屈不挠,众志成城”的中华民族精神,读懂了“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你们当中多数人出生于2002年,出生后不久就懵懵懂懂经历了“非典”。被称为是“生于非典,考于新冠”的一代。也许有人哀叹自己生不逢时,其实,一路风雨兼程固然艰辛,但是未经风雨的成长难免稚嫩,历经磨难才能成就大智大勇。

历经磨难,我们应当还原生命的真实——敬畏生命,珍惜时光;生而独行,弘毅致远。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离不开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离不开先锋。回望当初,疫情暴发速度之快,传染性之强,其汹汹之势远超想象,几十万人需观察和隔离,数万人被确诊,上万人身患危重症。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钟南山、李兰娟院士奔赴武汉,白衣天使逆行赶赴救护前线,人民军队冲向抗疫战场,多少人为资源统筹、调度、保障操碎了心;多少人为社会组织、管理、稳定费尽了神;多少人为研究病毒,研判疫情,研究医治方案,研制药品而绞尽脑汁;多少人为生活保障和患者心理安慰精疲力尽;多少人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多少人带病坚守;多少人前仆后继,以命相搏。

此时此刻我们能相对安全,是因为那些善良勇敢的人们用信仰、心血、毕生所学甚至生命在支撑着、奉献着、战斗着、牺牲着。他们筑起了防线,挡住了风雨。我们可能无法一一记住他们的名字,但应传颂他们的事迹,弘扬他们的精神。更应该立志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未来的中国要靠一代代年轻人前赴后继。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责任与担当,要与国家同呼吸共命运。

亲爱的高三学子。请你铭记这段历史,并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中国精神,继承起来,弘扬下去,增进责任意识、担当意识,让自己足以浩瀚、足以长才、足以强大!今天,我们还在民族英雄和逆行者的庇护下成长,将来,你要成为他们,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这场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面前,我们更加清晰地意识到了人类在自然面前的渺小,意识到守护百姓安康、解除民族疾患、实现国家富强,需要更多基础学科研究者付出更加持之以恒的努力。而你们即将面临的高考就是激励和助推有志青年更好成长的契机和平台。

青春由磨砺而出彩,人生因奋斗而升华。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

高考虽然说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但是你要相信,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备战高考是很苦很累的事情,考前适度的紧张和压力是在所难免的也是正常的。因此,希望你要调节好心态,正确地缓解和释放这种压力。

我相信面对高考,你们已经准备好了。祈愿你们执的是自信之笔,答的是满意之卷;写的是高分之字,考的是幸运之篇;做的是如意之题,挥的是称心之汗;吹的是成功之号,打的是胜利之战。

高考来了,作为陪伴了你们3年的老师,我想跟你们再聊聊,但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

3年前军训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烈日当头,你们身着迷彩服,迈着整齐矫健的步伐,喊着震天的口号。你们的脸晒黑了,胳膊和背上起皮儿了,脚底也磨出水泡儿了,但你们依然咬牙坚持着。还记得你们常常为了一个问题而争得面红耳赤吗?还记得你们常常在晚自习后挑灯夜战吗?还记得你们常常在球场上挥汗如雨,奔跑如风吗?还记得你们那些不想让班主任知道的小秘密吗?还记得居家学习时,你们晚上10点多还在跟老师互动交流吗?还记得高三复学配餐时,你们自己带的香菇酱豆瓣酱吗?

首先,希望你们能考出真实水平。你们曾自我调侃:“生于非典,考于新冠。”你们虽然只有18岁,却经历了祖国的大灾大难——从非典到汶川地震,再到今天的新冠肺炎;见证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从载人航天到探秘月球,从“一带一路”到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你们的心理已越来越成熟自信了,再加上教育部考试中心6月19日表示:“今年高考不会有偏题难题怪题,所有题型都是训练过的。”这无疑更是一颗定心丸。考试前夕,希望你们能静下心来,翻翻5年高考3年模拟,整理整理错题本,梳理梳理知识清单。考场上,按照各科老师的指导来答题,活学活用,发挥出最佳水平。

其次,希望你们能正确看待高考。高考是人生的一场大考,它很重要,但它绝不是人生的全部。考出好成绩,我们当然高兴,但不是考上好大学,就可高枕无忧了,大学里还有更激烈的竞争等着你。即便没考好,也无需太气馁:清华北大不是给所有学生准备的,能考上名牌大学的毕竟是少数;考上普通大学又如何?大学4年足够你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如果你足够勤奋的话。总之,并非高考成绩优秀了,未来就一定是光明万丈;高考分数低了,未来就一定黯淡无光。马云和俞敏洪不都是复读生吗?而且都参加了3次高考才考上大学,经过摸爬滚打,他们不都是各自行业的领军人物吗?

再次,希望你们及早进行人生规划。我有个师范专业的同学,大学期间沉溺游戏,毕业后不喜欢教师这个工作,重新选择建筑专业来考研。如果他能提前规划好人生,利用好大学时光,大四毕业时就考上心仪的建筑专业研究生,岂不更好?

现在有很多人都在说:“孩子,成为像钟南山、李兰娟那样的国士,才是读书的目的。”希望你们能结合高考成绩、兴趣爱好和祖国的发展需要,提前规划未来。习曾说,当今中国正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挑战,所以,你们在选择专业时,不要仅仅看其待遇前景,更要树立家国情怀,勇攀科学高峰,努力去打破束缚中国发展的科技瓶颈。

最后,希望你们半生归来仍有赤子之心。你们很喜欢听《少年》这首歌,正如歌中所唱:“眼前这个少年,还是最初那张脸,面前再多艰险不退却,追逐生命里光临身边的每道光,让世界因为你的存在变的闪亮……”希望你们心中永远装着真善美,脚下迈开腿,勇敢追梦,哪怕迎着冷眼和嘲笑,还要向前冲!

今天,你们走进高考的考场,在这特殊的时候,祝福你们考出好成绩,临大事有静气,考得顺利时,稳稳当当,不浮不躁;碰到难题或失误时,从容淡定,心平气和。

在日常教学中,老师们常常注意到:全神贯注学习的孩子,像一幅静止的画,好像世上的一切浮华喧嚣,在他面前都消失了。这种优美的气质不是沉默寡言,是藏在灵魂深处的干净而纯粹的定力,经历高考,可涵养这份静气。

诚然,高考是一件大事,决定大家上大学,而2020年的高考,又更特殊:一是不少地区采用新模式,不再分文理科;二是受疫情影响,高考时间推迟,复习方式改变,很多考生长期居家上网课,无法正常与老师、同学当面交流,影响学习效率,也冲击着同学们的心理防线,难免有的考生会抱怨:“我们这一届怎么这么倒霉呀!” 然而,静心细想,高考只是千回百转人生路上的一座桥,一段经历,不是命运的唯一决定因素,不是人生的终极追求,不是最终人生价值的体现。高考不正是成长的时机吗?人的静气必经修炼才能得到。

“宁静致远”是中国人倡导的观念,静气是一种自内而外的美好,是当今青年人求知中积淀而成的做人品质和审美追求。近代学者、翻译家辜鸿铭说:“宁静祥和的心态让我们看清了万物的生命:这就是充满想象力的理性,这就是中国人的精神”。

高考需要同考生在喧闹中沉淀下来,凝神静气,沉着应对,以静制动,去追寻一个未知的自己,发掘潜在的心智与能力,以“进取心”面对过程,以“自信心”面对困难,以“平常心”面对结果。在这里,给考生提出静下来的三条建议:

一是设计合理预期,目标专注。马上要考试了,有的考生静不下来,感觉复习时不能集中注意力,这其实是对目标缺乏专注度的心理表现。考生要客观评价自己的水平,实事求是地树立考试预期目标,并专注于这一目标,把意识集中起来,心不外驰,就不会轻易产生厌倦。

二是理性看待焦虑,正常发挥。大考前产生焦虑情绪,属于正常现象。其实,适度的焦虑会促进考生发挥潜力,但不能过度,不要太注重考试结果,要转移到过程上来,只要平时注意复习有系统性、有效性,考试不易失常,成绩就水到渠成。

三是积极心理暗示,强化信心。考生要学会归因,回忆通过努力过取得了成绩的经验,相信自己确定能做到,以积极的心理能够激发潜意识,可以积极暗示自己:“我有学习能力,我一定能成功!”自信心影响行动,看看优秀的考生,平时拼劲儿十足,平静谦和,走路轻快有力,挺胸抬头,很有精神。

“静则神藏,躁则神亡”,如果考试有失误,烦躁或者惊慌于事无补,唯有稳住阵脚、静下心来,方能寻觅解决之道。此时的静心,就像灵魂深处修篱种菊,寻求内心深处的淡泊与宁静,悄然积蓄更旺盛的生命力量。

我教过一名叫家骏的学生,高考第一门语文,由于时间安排不当,作文只写了一半,仓促交卷,但他没有气馁,平静地说一句:“我要把后面的考好,就能追回来”,他平静地完成全部考试,最终被北京大学录取。

同学们,有静气者能成大事,未来,希望你们“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如果你想做医生,就要像钟南山、李兰娟那样,平常静心钻研,关键时刻能站出来,守护百姓健康;如果你立志做军人,就做一名理想信念坚定、忠于祖国的战士;如果你想当公务员,就做一位“为政以德”、一心为民的公仆;如果你想成为教师,就要做一名对学生负责、坚定三尺讲台的教育者;如果你将来当工人,就做一名对产品精雕细琢、潜心务实的工匠……不管你们将来从事什么职业,都要自我修炼静气,才能安心享受你们的事业和挚爱。

同学们,今年6月中旬,北京疫情复燃,为了跑在病毒前面,检测点的医护人员,在高温下连续工作,穿全套防护装备更是“热上加热”,汗水湿透衣背、体力透支中暑、皮肤晒伤起泡、为孩子跪地检测、露天席地而眠、工作到凌晨……还有一位中暑倒下的护士,醒来后淡定地说:不好意思,给大家添乱了。这些无私奉献而平心静气的人,是最美逆行者,不喊苦,不叫累,只默默地为健康坚守。

“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人生的航程一帆风顺时,不必春风得意、忘乎所以;遇到逆流受阻时,也不必一蹶不振,毫无斗志,只要保有静气,保持本心,前方自有风景无限。

2020,庚子之岁,对我们而言,注定是刻骨铭心的。这一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全民抗疫,谱写了一曲英雄的赞歌;这一年,你们怀揣梦想,居家学习,向心仪的高校殿堂冲刺;这一年,我们深切感受了生命的可贵,校园的美好,懂得了珍惜和感恩;也是这一年,你们明白了自律自强的意义,既然选择了远方,便风雨兼程,全力以赴。如今,高考在即,相信你已备好舟楫,准备乘风破浪,“直挂云帆济沧海”!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的青春在高中3年灿然绽放,如诗如画,如烟如霞。3年来,花园中留下了你们寻觅美好、幸福的身影;运动场上见识了你们挥汗如雨、奋勇争先的身姿;舞台上展示了你们落落大方、神采奕奕的卓越才华;教室中你们目光炯炯、对答如流、奋笔疾书,见证了你们对知识的渴求。线上课堂,虽隔着屏幕,但你们认真的模样依然深深感动着我。1095天的拼搏和积累,为你们的高考打下了最亮丽的底色。

请允许我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满载祝福、信任与期待。你们将是载入史册的一届高考生,你们书写考卷,也将书写历史。庚子盛夏,北京防疫依然严峻,你们将经历意义非凡的一次高考,这是对意志、品质的一次历练,对学识、素养的一场考查,也是对身体素质的一次检阅,你们肩负重任前行。在这份沉甸甸的责任面前你会害怕或焦虑不安吗?不,我想你一定会给我这样一个斩钉截铁地回答。适当的压力会成为前进的动力,助推成绩出色发挥。你们经历了超越,践行了奋进,战胜了疫情的考验,坚韧而独立地向着梦想迈进,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我想你一定能堪重任,成大器,高奏凯歌而还,相信你们定能淬炼成金,向母校交上一份最满意的答卷。

无论现在未来,希望你们都能乐观自信,努力向上。不管这一年历经了多少困苦与艰辛,请你坚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现在,你们已然是胜券在握的英雄,只欠一个“功成名就”的机会,高考便是你高唱凯歌的舞台。也许未来,生活依旧会有突如其来的变故,但努力乐观的人运气永远不会太差。乾坤未定,未来可期。

无论身处何处,希望你们都能心怀家国,勇敢担当。疫情让我们强烈感受到个人与国家的密切关系,“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少年强,则国强”,你们的选择决定着中国的方向。能力出众、不甘平庸的你们定能在时代的洪流中成就自我,为大国的崛起贡献自己的力量。

亲爱的同学们,载着美好的祝福与坚强的意志,你们壮志满怀奔赴考场。愿你们不负时光,不负心中炽热,奋勇向前,所向披靡,梦想一定不会辜负你们,“会当水击三千里”,定是金榜题名时!

经过12年紧张的学习生活,你终于迎来人生的第一场大考——高考。首先,我要预祝你和你的小伙伴们马到功成,金榜题名,能进入自己心仪的大学和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

作为一位父亲,其实我很惭愧:与很多家长相比,比较佛系的我,对你的“投入”是严重不足的。但幸运的是,学校里的严谨学风和正派的师德,使得你的三观很正,平时阳光上进,与同学友爱团结。这些是在基础教育时期最为重要的品质和未来发展的基石。

孩子,我更想说的是,如何掌握一门使自己终生受益的技能。在这里,我送给你4个字:持续学习。

我们正处在一个急剧变化的时期和环境。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明天和今天不一样。

我是一名教计算机软件的大学老师,常常跟学生们说的一句话是“永远不变的只有变化”。这几年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发展迅速,以前开发一个学校的图书管理系统,从需求分析、技术架构、设计编码、测试部署到上线个月到半年,而现在的手机App,经常3天就会有一个小修改,一周有一个新版本,开发和更改都很迅速。

要能在技术上与时俱进,作为老师,也需要学习很多新的架构和概念,可以说,很多时候老师和同学们是在同步学习。从网格计算、云计算、雾计算到边缘计算,从人机交互可视化、到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到混合现实MR,层出不穷的概念以及以周为单位更新的技术,使得我们生存的信息空间,或者说我们周围的世界,始终都在快速变化。

怎样应对这样的变化呢?我想说的是,需要我们全方位的持续学习,以丰富的积累来应对各种变化。

每天多学“一点”。以1这个数字为例,1.01的365次方可以是之前的37.78,如果少一点,0.99的365次方只有0.025。你学习的内容也可以更广义一点。中学时可能关注这个知识点是不是考点,如果在大学里还老问老师讲的内容考不考,可能引来大学老师的极大不快。

总之,你要持续学习,不管你学的是什么。多增加的“一点”是为人之道、心灵感悟、劳动技能,或者是某一个小技巧,只要能够持续学习,即便不同阶段积累的快慢速度不同,有些少年英才和大器晚成的差异,但最后一定会在各行各业成为人才,成为对自己负责,对亲友有益,对社会有用的建设者。

亲爱的女儿,你们这一代是“生于非典,考于新冠”,请记住,只要“持续学习”,“终将辉煌”!

No Comments

Categories: 凯时娱乐

Tags: